<sup id="g8omq"><div id="g8omq"></div></sup>
<acronym id="g8omq"></acronym>

 

 首頁 | 部門介紹 | 規章制度 | 編排規范 | 作者參考 | 相關鏈接 | 讀者反饋 

自然科學版
網址:[點擊進入]
電話:0379-64231476 (編輯部辦公室)
Email:hkdxbz@haust.edu.cn
地址: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開元大道263號 (開元校區圖書館103室))
郵編:471023
社會科學版
網址:[點擊進入]

電話:0379-64231475Email:skxb@haust.edu.cn
地址: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開元大道263號 (開元校區圖書館105室))
郵編:471023

食管疾病
網址:[點擊進入]
電話:0379-64830340
Email:sgjb@haust.edu.cn
地址: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開元大道263號 (開元校區圖書館103室))
郵編:471023
 
當前位置: 首頁>>作者參考>>正文


 
文科學術期刊的“參考文獻”與“注釋”究竟有何區別
2017-05-11 08:34 駱曉會  中國知網

文科學術期刊的“參考文獻”與“注釋”究竟有何區別

駱曉會

(株洲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編輯部,湖南 株洲 412007)

目前,中國社會科學學術理論刊物編輯格式的規范化工作,正在全國,尤其是高校學報中展開。在《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檢索與評價數據規范》(CAJ-CD)[1]的各種規范化要求中,其中推行難度頗大并又引起人們爭議的,大概就是文科學術期刊中參考文獻的著錄了(這里所說的“爭議”,主要表現在目前各刊物各搞各的那一套;雖不排除有同行間相互口頭上的議論,卻很少撰文正式討論這個問題)。其著錄之所以難度較大并引起人們爭議,其中主要原因是“參考文獻”系從西方學術界和自然科學領域引進,與中文習慣,特別是中國文史傳統不相適應。問題的焦點即現在要求在學術期刊著錄的“參考文獻”,究竟與以往人們習慣用的“注”、“注釋”、“注引”有無區別或有什么樣的區別?也就是由于編輯或學者們對這個問題認識的不一致,所以即使我們隨便翻一翻國內各著名大學1999年出版的人文社會科學學報,其參考文獻及注釋的著錄格式也真可謂是五花八門,無所不有!這顯然違背上述“規范”分布者的初衷。因此,筆者特撰此文,對此認真進行討論。以圖拋磚引玉,就教于各位學者和編輯同仁;并盼能促使社科學術期刊參考文獻著錄進一步規范化和更具操作性。

1 什么是規范化學術期刊的“參考文獻”與“注釋”?

要弄清文科學術期刊的“參考文獻”與“注釋”究竟有什么區別,首先必須給“參考文獻” 和“注釋”下個確切的定義,即到底什么是CAJ-CD的“參考文獻”和“注釋”?

本文不想也沒有必要去徹底弄清“參考文獻”和“注釋”的來歷或對此作詳細考證。但有一點卻有必要說明,即“參考文獻”這一概念是從國外引進,并首先在自然科學研究中推廣的 ;現引入到社會科學領域自然有些不適應和給人以異樣的感覺。而“注釋”是中國歷來有之,也是中國學術文化的重要傳統之一。它最早被用于對儒家經典和釋老之說的注釋,也用于中國學人自己著書立說時引經據典,避免被人認為離經叛道而帶來麻煩。但隨著西方學術思想和研究方法的傳入,特別是現代國際著作權觀念的傳入,中國學術傳統中的這種“注釋” ,越來越多地帶有了西方及前蘇聯學術著作著錄“參考文獻”的目的和內容。故有不少中國現代學者的學術著作,其“注釋”干脆又叫“注引”。即大多數是標注引文、觀點、材料的出處,而這些出“處”自然基本上都是“文獻”性質。換句話也就是說,中國現代,包括目前學術界大部分學者專家仍在用的“注釋”,與CAJ-CD要求著錄的“參考文獻”實際上并無什么大的差別。

那種舶來的“參考文獻”和現代中國學術著作中的“注釋”的“注引”性質,均共同包含了 兩層意思:一是論有所據或引經據典;二是尊重別人的勞動(著作權)。但現今要推廣的學術 期刊的“參考文獻”與中國傳統的“注釋”不同的是,它已將原來包含在傳統“注釋”意義中的對正文中“某一特定內容的進一步解釋或補充說明”[2]之功能分出,單獨使用,并沿用了中國傳統學術概念“注釋”一詞。由于CAJ-CD對這種變化未明確提及,這樣就導致了許多的歧義或誤解。

其中歧義最大或誤解最深的,就是不少學者和編輯并沒有理解“注釋”含義的今昔變化,仍將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中義域已經大大縮小的“注釋”概念,與中國傳統的“注釋”等同。這其中表現最多的,是將論文中引用的有關原始資料、古代文獻等仍納入“注釋”,而不視為或不編入文后的“參考文獻”;有的則將“參考文獻”中應含有的尊重別人勞動問題只理解為著作權意義,故因古人或年代久遠的文獻已失去法律意義上的著作權,所以也將其列入“注釋”,而不列入“參考文獻”,以示“區別”;有的學術刊物(包括不少重點大學的學報) ,則干脆一方面將所有參考過的文獻統統按過去傳統方式方法標“注釋”,另一方面又將所有參考過的文獻,以“參考文獻”為題,重復著錄在文后,既沒有按有關規定從正文中直接引出,與正文中的指示符號不一致;又給人一種挺別扭的感覺。

筆者雖曾注意過這個問題,但在編輯本校1999年各期學報時,思想和方式方法也是很混亂的,上述不規范的現象都出現過?,F要認真地來研究這個問題才發現,其實學術期刊的這種“ 參考文獻”,在國家有關標準(GB7714-87)[3]中有一個專門的術語,即稱之為“ 文后參考文獻”。其定義簡單明了,即“為撰寫或編輯論著而引用的有關圖書資料” (CAJ- CD)引用和參考過GB7714-87)。從這一定義可知,凡是引用他人的或前人的(自然包括古人的)甚至是作者自己的著作,都是屬于“參考文獻”的范疇,都應在文中出現的地方予以標明,并在文末列出參考文獻表。這項工作也就叫“參考文獻著錄”。而作為對期刊論文正文中 “某一特定內容的進一步解釋或補充說明”的“注釋”,一般不涉及論著引用的有關圖書資料;并且格式上一般作“腳注”或“文中注”。

退一步說,即使單純從著作權(版權)這一角度說,古人的或年代久遠作品的著作權雖已經不存在,但現代人著立說引用的古文獻多半是重版或再版的,這也存在要尊重重版或再版作品的編輯者及出版者的版權和勞動的問題。所以文后“參考文獻”理應著錄古文獻及其再版的編輯者和出版者及出版年代。

2 目前國內著名大學學報參考文獻著錄方式方法的發展趨勢

在隨手翻閱國內著名高校1999年的人文社會科學學報時,發現雖然多數學報在參考文獻的著錄問題上仍然很不規范,平時在與一些兄弟院校學報編輯同行私下交流這一問題時爭論也頗大;但是,像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陜西師范大學等著名高校的社科版學報,其著錄方式方法已日益趨向一致。雖然不清楚這些刊物的編輯們是否“不謀而合”,但這些學報對這個問題的認識,確是越來越清楚了的。即都將期刊論文引用的所有圖書資料,無論是今人的還是古人的,是研究著作還是原始資料,是電腦激光排版還是古代刻本,均列入文后參考文獻表,同時注明版本及出版年代,并將引自同一文獻但不同卷、編或頁碼,標注到正文中相應序號的后面。特示幾例如下:

例1(引用古代版本一次的參考文獻著錄格式)[4]:

[4]佚名.甌北先生年譜:乾隆十九年[Z].光緒三年滇南唐氏重刊《甌北全集 》本.

例2(文章多處引用同一現代文獻但不同頁碼)[5]:

(1)正文:

魯迅在給傅筑夫、梁繩的信中提及:“中國人……因眾皆信之也?!盵1] (P66~ 67)關于此是否“新神話”……

(2)文后參考文獻表:

[1]魯迅書信集[C].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6.

例3(文中多處引用同一古代文獻但不同卷、編)[6]:

(1)正文:

秦丞相李斯曾描述了“督責之術”:“夫賢之者……何變之敢圖?!保?](《李斯傳》)專制君主署置百官……

(2)文后參考文獻表:

[1]司馬遷.史記[M].北京:中華書局,1982.

例4(文章多處引用同一古代文獻但不同卷、編及頁碼)[5]:

(1)正文:

其中說到“……我欲擊碎竹如意,恨無西臺灑涕泅?!盵25](卷8“藝文”,P22) 而當時……

(2)文后參考文獻表:

[25]繆燧(修),陳,等(纂).康熙定??h志[Z].175.

例5(文中多處引用同一古代文獻但不同卷、編)[7]:

(1)正文:

(唐太宗曾說),“神仙事本虛妄,空有其名”[1](《舊唐書·太宗本紀(上)》),晚年卻難免懷有祈求長生之心。

(2)文后參考文獻表:

[1]舊唐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5.

從以上例子可以看出,這些國內較權威的大學文科學報,對文科學術期刊參考文獻與注釋二者關系的認識已基本明確,對參考文獻的基本著錄格式也日趨一致。這都是很好的現象,為社科期刊的進一步規范化提供了榜樣。當然,這幾家學報參考文獻的著錄格式也不盡相同,還需繼續努力探索,使其更合理、更易于電腦操作和檢索。

3 關于參考文獻著錄進一步規范化的建議

從上文所舉幾例也可看出,即使參考文獻著錄做得比較好的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和陜西師范大學等高校學報,仍存在明顯的不規范、不適當之處。如例5不標古代文獻的作者是不規范的,而正文中重復標出“舊唐書”的書名似無必要;例2、例3、例4正文中參考文獻標注的格式,其標點的位置不適當,應將引文句末或參考文獻序號前的標點,放在參考文獻序號和所引文獻卷、編或頁碼的后面(但若序號和文獻編、卷或頁碼都用比正文小的字號,并標在右上角則另當別論)。像例2的標注形式應為:

“中國人……因眾皆信之也”[1](P66—67)。關于此是否……

綜合上述樣榜學報,并根據筆者的經驗和體會,覺得文科學報參考文獻(特別是古代文獻)的著錄除要嚴格遵守CAJ-CD之外,還應進一步按下列格式規范:

1)文后參考文獻表

①古本文獻

[序號]著者.文獻題義·卷或篇名[文獻類型標識].版本(包括出版地、出版者、 出版年).如果多次引用同一文獻,則應改在正文中標注卷或篇名。這里還要強調說明的是,參照GB77 14-87的規定:一是文獻出版年采用公元紀年,并用阿拉伯數字著錄;若有其他紀年形式的,可將原有的紀年形式置于“( )”內,如1705(康熙

四十四年);二是出版年無法確定時,可依次選用印刷年、估計的年代;三是出版地、出版者不清楚按規定是應注明“不詳”字樣的,但因很多古本文獻均無出版地和出版者,故可省略,只需注明有關紀年乃至朝代和印刷方式即可。如“康熙刻本”、“明萬歷石印本”等。

②現代再版古代文獻

[序號]著者.文獻題名·卷[文獻類型標識].出版地:出版者,出版年.

2)正文中多次引用同一文獻的序號和卷或頁碼,均標注在右上角,并比正文小一字號。如 :

“……因眾皆信之也”。[1](P66—67)關于此是否“新神話”……

“……何變之敢圖?!盵1](《李斯傳》)專制君主署置百官……

參考文獻:

[1]CAJ-CD B/T1-1998,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檢索與評價數據規范[S].

[2]中國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編排規范(修訂版)[S].1996.

[3]GB7714-87,文后參考文獻著錄規則[S].[4]尚小明.論清代游幕學人的撰著活動及其影

響[J].北京大學學報(社科版),1999(5):50-60.

[5]杜正貢.太陽生日:東南沿海地區對崇禎之死的歷史記憶[J].北京師范大學學報(社科版),1999(6):10-19.

[6]袁剛.隋朝監察制度述論[J].北京大學學報(社科版),1999(6):142-147.

[7]介永強.唐代服食風氣述論[J].陜西師范大學學報(社科版),1999(4):77-82.

作者簡介:駱曉會(1954—),男,湖南寧遠人,株洲師專副教授。

關閉窗口

        
您是本網站第 位訪客
版權所有 ? 河南科技大學學報編輯部   郵政編碼:471023   地址:河南洛陽洛龍區開元大道263號 河南科技大學開元校區43號信箱(開元校區圖書館103室)

 

 

腾讯彩票